生豆收購價暴跌 咖啡災民現隱憂

在遍地蒼鬱的衣索匹亞南方高地上,咖啡農Gafeto Gardo正苦思是否要放棄家族世代傳承的咖啡田。過去一年,咖啡生豆價格銳減1/3,下跌至8比爾(birr)/公斤,僅僅29美分(cent)。

「我們正逐漸失去希望。農民並沒有拿到應得的收入,而我擔心這將帶來巨大的影響。」Gafeto說道。

工人們將咖啡櫻桃鋪展在黃麻地墊上,眼前的勞動者身影沿著丘陵地形兩側綿延,這就是衣索匹亞的日常景象。

「在這裡,咖啡等於我們的生活。」

Photo credit : Fairtrade International

咖啡農長期身處咖啡供應鏈上不利的一端,僅能從產品零售價之中收入一小部分。在西方國家每杯售價3~4美元的卡布其諾,換成Gafeto手中的所得卻不足1美分。

2018年9月,全球咖啡原料價格暴跌至13年最低點,這讓中非、哥倫比亞、衣索比亞等傳統咖啡產區的農民心中燃起疑惑,如此全心投入咖啡種植是否值得?

「這是一個勞力密集的高成本產業,咖啡農在價格暴跌前便受苦於此,更別提現在的價格不如以往。我們憂心將出現大波咖啡棄種潮。」Shebedino聯合發展辦公室負責人Desalegn Demissie道出他的觀察與擔心。

然而,在供應鏈另一端,咖啡市場仍是前所未見的熱絡。西方世界的千禧世代在連鎖咖啡店星巴克伴隨之下成長,成為當代咖啡市場消費主力之一,帶動了咖啡店的急速成長,連帶發展出高價的創新產品,如冷釀咖啡、氮氣咖啡。

雀巢、可口可樂與JAB Holding等大型企業也瞄準了咖啡商機,投注數百萬美元併購中小型咖啡公司,搶佔市佔率。

為生計苦苦掙扎的農民與一擲千金搶佔市場的大型企業,形成極其諷刺的對比。

全世界的咖啡生產者向企業高層提出警告。去年,一個代表全球30多國農民的組織公開致信星巴克、雀巢、Jacobs Douwe Egberts等企業首席執行長。除非企業能幫助農民提高收入,否則將引發與日俱增的「社會災難」農民棄作咖啡田,連帶引起社會政治情勢動盪,日益加遽的非法移民問題也是可預期的。

星巴克對此做出回應,承諾提供兩千萬美元資助與他們有商業合作的中美洲小農,直到咖啡價格上升至高於生產成本為止。

採購量佔全球3%的星巴克咖啡部門總負責人Michelle Burns表示:「這是我們的第一步,我們必須在短期內做出行動,對那些最亟需幫助的國家伸出援手。」

巴西咖啡盛產 撼動國際價格

追溯這波咖啡價格暴跌背後的主要原因,是全球第一大咖啡產地-巴西的盛產撼動了紐約ICE期貨交易所的阿拉比卡豆價格。2018年9月,阿拉比卡豆每公斤價格跌至2.09美元(約95.10美分/磅),此為2005年12月以來的最低價;與2011年最高點相比甚至不到1/3價格。四個月過去價格仍不見起色,持續在1美元/磅上下浮動。

咖啡國際期貨價格持續走低

對Gafeto及其他4,500多位咖啡農民而言,紐約金融市場的任何一絲震盪,都快速且實在地牽動著他們的收入。

香醇咖啡背後的苦澀事實鮮為人道,也很少落入消費者的焦點之中。

「大型零售商之間的激烈競爭助長了產品削價,而且比起貨架上的產地資訊,消費者事實上更專注沈浸在咖啡廳的氛圍之中。」英國咖啡協會執行董事Chris Stemman道出他的觀察。

瑞士食品業巨頭雀巢公司則認為「要處理當前危機背後的根本問題,遠遠超出了任何一家公司的行動範圍」,應該要有集體、具建設性的作法來改善全球農民的處境。

註:1美元=28.0719比爾


編譯:台灣公平貿易協會

新聞原文:Coffee price slump leaves farmers earning less than a cent a cup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